現實版“破冰” 毒販不用槍而用錢

現實版“破冰” 毒販不用槍而用錢
2019年05月24日 09:16 新京報

以2013廣東雷霆掃毒為藍本創作的電視劇《破冰行動》正在熱播,觀眾普遍感興趣于《破冰行動》和真實案件相比到底改編了多少?

黃景瑜 黃景瑜
吳剛 吳剛
王勁松 王勁松

  以2013廣東“雷霆掃毒1229專項行動”(以下簡稱雷霆掃毒1229)為藍本創作的緝毒題材電視劇《破冰行動》正在播出,這部開播就拿到良好口碑的國產劇被認為是目前今年劇集最大的黑馬,新京報專訪了編劇陳育新。劇中東山市的違紀違法現象,都是當時在真實緝毒地區廣泛存在的情況。在這其中,陳育新進行了一些過濾,比如減少基層民警參與犯罪的數量。陳育新表示,在與公安部的溝通中,雙方基本沒有原則性的分歧,像劇里的“問題官員”“問題警察”,還真沒有被提過意見。

  對于根據真實案件改編的涉案劇,觀眾普遍感興趣的點在于到底改編了多少?哪些是實際發生的,哪些是編劇虛構的?劇中人物有沒有原型?新京報記者查閱相關公開資料,對比《破冰行動》和真實案件的區別。

  1 案情

  48集的電視文本,以緝毒警李飛父子的緝毒行動為雙線索,大半部劇情,都在講述偵破、鎖定塔寨村制販毒證據的過程。

  “雷霆掃毒1229”整個逮捕過程耗時12個小時,廣東省公安廳為此專門成立了專案小組,由省禁毒局副局長帶隊,在緝毒地區駐扎將近兩年,借調緝毒地區以外的警力展開調查,才有了最終廣東省史上規模最龐大的一次多警種配合,海陸空聯合的緝捕行動。

  新聞報道出來的這個案件具體參與的人數將近3000多人,實際上人數遠遠超過這個數字。

  2 警員內訌

  全劇開場,李飛的搭檔宋楊被毒販殺死后,李飛被誣陷殺害同事;李飛懷疑頂頭上司蔡永強,拼命尋找證據;“破冰行動”未動用東山地區的警力,而且要求參與者對行動嚴格保密;調查組組長李維民和東山緝毒大隊隊長蔡永強、愛徒馬云波互相試探,還假裝被雙規……

  陳育新說,他當初劇本寫出來的時候,公安部看了前幾集,就說劇中警察簡直都是生活在黑暗里。

  當時的緝毒地區,警員之間相互猜疑,基層干警被誣陷的情況普遍存在。當地警方特別是普通基層干警,被滲透的形勢相當嚴峻。同時,沒有被腐化的那些警員,又確實難以分清敵我,無從判斷身邊的戰友、親戚和同學,哪些人參沒參與制毒、販毒,或為販毒勢力掩蓋罪行。劇中,蔡永強說,至少他可以保證禁毒大隊每個人是優秀的,沒被拉下水。作為事實來說,當地有相當多警察被拉下水,光是禁毒大隊就有不少。這讓緝毒變得更復雜。

  3 行賄

  劇中毒販林勝文在被審訊時公然向警察行賄,宣揚“你們領導拿了300萬”。

  在新聞報道里曾經這樣描述過當時的情況,曾有公務人員向被抓住的毒販提出條件:給600萬放人。毒販還了個價,最終雙方在500萬元“成交”。毒販帶著剩下的2020萬元和1千克麻黃素從檢查站全身而退。

  4 宗族

  劇中描述當地盤根錯節的宗族關系是,“生在東山這個地方,往上數三輩,與誰都是親戚朋友”。警員蔡軍的岳父就是塔寨村三房的房頭。對于塔寨村和村委會主任林耀東的違法行為,他雖然略有所知,但再三提醒岳父不要為了死去的兒子復仇而對抗林耀東,不要聯絡李飛。他對同學李飛的定義是“他就是個瘟神,要不是他,東山鬧不出這么多亂子來……這種環境下,裝傻充愣隨大流才能自保。”劇中,林耀東和其他兩房的房頭一起在祠堂處理被警察抓住犯罪證據的林勝文時,一句“國有國法,族有族規”,就讓囂張的林勝文無話可說,并讓林勝文的哥哥任由弟弟被勒死。

  這些情節展現的就是當時真實案例村子中根深蒂固、極盡扭曲的家族血脈之情,規矩分明,無人可以反抗。

  由于宗族之間千絲萬縷的牽扯,占據當地公安系統大比例警力的本地警察,背后牽連的是一個龐雜的人際關系網絡,警察與毒販,可能就隔著一層姻親。本身涉毒地區這個地方不大,又窮,當時的黨政機關,公安系統、公檢法系統里的公務員基本都是本地人,一般警校畢業的外地人也不愿意分到那邊去。所以基本都是本地官員和公務員。有些有良心的官員,雖然不同流合污,但也不會制止,睜只眼閉只眼就行了。

  5 案發地

  劇中塔寨這個村,外人是進不去的,路口有馬仔盯著,還會尾隨進村。陳珂和李飛幾次進村時都遭遇阻撓。警察的手機中被植入監聽軟件。趙嘉良來交易時入住的酒店各個角落遍布監控,一舉一動被林耀東盡收眼底。

  實際情況中,村子的各個重要關卡都有馬仔監控。村子不是每天都制毒,原料運進來以后會集中制一段時間,再把貨運走。制毒的過程中戒備森嚴,一般人根本進不去,當地所有禁毒大隊的人員他們都掌握得清清楚楚,一舉一動都被他們掌控,如果他們對你不信任的話,你出來都有人跟蹤你。

  6 暗線保護

  刑警大隊長陳光榮多次為林耀東提供警方情報,并且親自動手去暗殺知情人士。他的哥哥東山市市長陳文澤多次與林耀東會面,聽其調遣,打探消息甚至動用權力阻撓偵查。

  犯罪分子利用人脈和私利經營出一張大網。當時政府部門和公檢法系統的人員,被大量拉下水,成為暗線保護。陳育新說,雷霆掃毒1229經營了兩年多,也是因為這種困難,警方不能滲透進去。雷霆掃毒1229打擊完后,當地整個黨政機關被處理了很多人,情況比劇本里寫得更嚴重,波及的警方人員更多。

  據新聞報道,早在“雷霆行動”之前,2012年,毒販范某被某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抓獲,當時其供認抓獲現場被繳獲的16公斤冰毒系蔡某提供,但因當時市警隊內隱藏的“暗線保護”尚未肅清,范某交代出此重要信息后,竟被民警威脅“不要亂說話”。范某無奈翻供。在新聞報道中還提到,根據毒販林某交代,這些為他提供庇護的邊防部隊和警隊“暗線保護”,包括原某地檢查站站長及政治委員、辦公室助理員、原某市公安局副局長、某市公安局局長等人以及兩級黨政機關先后有近100名工作人員因包庇制販毒人員被查處。

  7 工資低

  劇中,毒販林勝文問李飛掙多少錢,李飛說工資3000不到。林勝文說,你跟我來唄,一個月的工資我隨便就掙出來了。

  很多人都不相信,警察工資這么低,而毒販能有兩三千萬存款。事實上陳育新去采訪的就是個縣級市,在2000年初,警察工資就兩千多塊錢。金錢的誘惑、人情的攻勢,他們容易被各種原因拉下水。所以,劇中讓蔡永強上了熱搜的那一段臺詞,“干緝毒的無非兩種風險,一是生命危險,第二個是誘惑。但是我隊里的每一個隊員都挺過來了。我給他們每一個人都打優秀。當警察的時間長了,對人性的認識會更加深刻。”也是來源于此。

  8 暴力抗法

  第一集,李飛和宋楊配合外地警察入塔寨村抓人,被村民團團圍住,被迫退入祠堂。即使拔槍示警也不能脫身。村支書林耀東一句話后村民退下,警察才帶走了嫌疑人。

  真實案例中的制毒村有強烈的宗族觀念,帶來了剽悍的民風,制毒窩點外有“馬仔”把風報信,村民手中有槍支彈藥,暴力抗法時有發生。據新聞報道,上海警方的抓捕民警在當地警方配合下,進入村子,抓捕一名毒販。當民警們將其抓獲,準備驅車離開時,數十輛摩托車霎時間將警車團團圍住,每名駕車者手持棍棒砍刀,屋頂上落下急風暴雨般的石塊和水泥板,將警車砸得坑坑洼洼,劇中林耀東的原型蔡東家殺氣騰騰地站在摩托車隊后面。當地市公安局一名帶隊的副局長認識蔡東家,只身上前與之談判:“書記,我們今天進村就抓這一個人,請他們讓條路出來行不?”蔡東家略一沉吟,回頭使個眼色,摩托車手讓出道路,抓捕民警們才離開了村子。

  9 制毒

  劇中對塔寨村百分之十的人口參與制毒有描述。在制毒期間,全村家家戶戶打掩護,導致偵查的熱成像儀器派不上用場。

  據陳育新介紹,當地村落宗族根基非常強,宗族首領就像教父一樣,一呼百應。這一帶因為靠海邊,離香港很近,改革開放以后,他們開始走私。后來國家打擊走私,他們開始造假幣,“十年走私、十年制假幣,十年制毒”,中間還有盜搶機動車、拐賣婦女等。因為經濟落后,很多人就愿意掙快錢,毒品來錢快,時間長了慢慢就發展成為他們的產業。據新聞報道,因為號稱可以“安全”制毒,村中一間破破爛爛的平房,竟然可以租到數萬元一個月,貴過廣州珠江新城的豪宅,仍然十分搶手。在創作劇本時,陳育新舍棄了走私、造假幣的“前史”,將劇情從制毒開始。

  據陳育新介紹,在當時的村子里的人掙了錢以后揮霍的第一個場合就是賭場。在村子里賭,后來到澳門賭。毒販輸錢了都是拿推車推著一堆現金去付款,都不用點鈔機。在村子里面開小賣部,一年都能有上百萬的利潤,因為這幫賭徒全家都在制毒,根本沒有時間做飯,吃穿用行全在小賣部里買,外賣什么的都能點。陳育新說,公安部有統計,當年中國的冰毒有百分之七八十都來自這個地方,造成了極大危害。

  10 偽裝

  劇中,林耀東的對外身份是成功的房地產商人,外界對他的印象也是通過房地產發家,并且經營著豪華酒店。

  現實村子里的人,尤其是毒販頭子依靠制毒販毒賺了很多錢,會去做房地產。房地產拿地也方便。而據新聞報道,蔡東家本人就做著非常大的房地產生意,在當地,有一處2013年完工的高檔樓盤,房間裝修豪華,該樓盤開發商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蔡東家。該樓盤占地面積8200多平方米,分為5棟,每棟18層,共有366套房子和近5700平方米商鋪,總建筑面積接近5.4萬平方米,造價近7000萬元。

  11 火拼

  劇中發生過數次槍戰。央視版開頭就爆發了激烈槍戰,宋楊被由毒販控制的李飛打死。

  這一點與電視劇大不同。即便村子里擁有大量武器,也基本不會發生和警方火拼的情景,如果今天和警察對著干了,明天這個產業就做不了,所以毒販用的更大的方法是滲透,收買緝毒警,而不是用槍來拼命。

  創作幕后

  不刻意突破限制,核心是不變的“人性”

  從早期的《紅蜘蛛》《征服》到這幾年的《湄公河大案》《破冰行動》,陳育新是寫涉案題材的專家。在《破冰行動》之前,他與公安部已合作過《湄公河大案》的影視劇本改編,對于涉案劇的尺度把握,陳育新很清楚邊界與分寸在哪兒。他認為,涉案劇的表達出發點并不是為了刻意突破限制,而是真實展現現實案件中政治生態破壞、黑暗勢力橫行的惡果。在陳育新看來,此劇中所涉及的具體案件像一個容器,可以承裝許多社會話題:貪圖暴利的村民,同一宗族村莊出身的警察,染上毒癮的教師,為信仰堅持的緝毒警察,其中的核心還是千百年來不變的“人性”。

  文中涉及的部分新聞素材來自于《南方法治報》2019年1月18日《“冰毒教父”地下王國覆滅記》;《南方+》APP2019年1月28日《廣東“冰毒教父”震撼內幕》等。

  (文/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

(責編:得得)

新浪娛樂公眾號
新浪娛樂公眾號

更多娛樂八卦、明星獨家視頻、音頻,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entertainment)

娛樂看點

高清美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