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舞2》新人難出頭?節目組表示無需擔心

《街舞2》新人難出頭?節目組表示無需擔心
2019年05月24日 15:13 大洋網-廣州日報

“AC、孫吾空等都是新生代舞者,到了組團隊階段就會有更多人冒出來,所以街舞人才是完全夠的”。

易烊千璽 易烊千璽

  街舞近兩年在中國掀起巨大聲浪,很多年輕人喜歡。《這就是街舞》等熱門綜藝也對此起了較大推動作用。

  作為中國街舞的重鎮,廣州的街舞文化氛圍濃厚、群眾基礎龐大、從業人數以萬計、專業實力頂尖乃至領先,當屬這座國際化都市的鮮明標簽。

  撰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曾俊

  廣州是街舞高手

  選拔的大本營

  正在優酷播出的《這就是街舞》第二季一開播就在社交網絡掀起熱議,目前評分高達9.6分,超越了第一季。吳建豪頂替黃子韜,與易烊千璽、韓庚、羅志祥組成明星隊長陣容。

  上周播出的第一期海選會聚了諸多街舞圈內頂尖舞者,網友擔心新人難出頭,節目組表示無需擔心,“AC、孫吾空等都是新生代舞者,到了組團隊階段就會有更多人冒出來,所以街舞人才是完全夠的”。節目組還故意隱藏了一些有實力的年輕人,為第三季、第四季做儲備。

  談到廣州在整個街舞領域的分量,節目組認為,它是中國街舞的重鎮之一,是節目組挖掘選手的大本營之一,“廣州有非常多的知名舞團,比如STO、Speed,都是各大比賽的中堅力量。阿牙老師去年我們找了他很長時間,但他拒絕了,因為他有自己的廠牌要運作,第一季節目播出以后他認可我們的理念,第二年找他難度小很多。他跟馮正老師一塊來海選,這是比較特殊的例子”。

  選手掃描:他們都是廣東街舞的門面

  阿K:我有一顆冠軍的心

  廣東湛江的頂尖舞者阿K亮相海選令人眼前一亮。其實他去年參加《熱血街舞團》時就非常出彩,可惜沒拿到冠軍,這一次他被視為奪冠大熱門。接受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電話采訪時,他表示壓力很大,“去年節目賽制很刺激,但我有遺憾,沒有把舞蹈的部分放到最大,今年我想展現不一樣的東西,有更多自己的表達,所以我和(隊長)羅志祥說,我還有一口氣沒吐出來。當然能拿冠軍是更好,但不要太在乎,否則會有心理負擔,導致我在比賽里發揮不好”。

  阿K是當下中國很火的X-crew核心成員,他年少時沒有和小伙伴一樣到廣州、深圳這樣的省內大城市深造,而是選擇了杭州,他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家人始終力挺,“選擇跳舞可能會走很多彎路,但我太愛了,舞蹈相當于我的女朋友,一天不跳就不行。因為有一年BOTY(battle of the year)舉辦廣州分賽區,我拿了第四名,爸媽就覺得‘原來你還可以’,就極力贊成我跳,雖然當時總共才有5個隊參加”。

  盡管他已經跳了很多年,但他依然熱血,懂得做好本分、沉淀自己,“我沒有放棄任何一個練習的機會和時間,上節目也是一樣。我想告訴別人我要進步。之前我去日本參加一場比賽,卻連海選都沒過,還是輕敵了,沒有做好充分準備,這提醒我任何一刻都要認真打起十二分精神,有了名氣也不能偷懶。今年選手水平很高,在臺上都是平等的,每一場都是硬仗,我希望自己走到最后,要有危機感,不然下一個淘汰的就是我”。

  阿牙:廣州街舞氛圍最好

  在街舞圈,來自廣州的阿牙資歷、實力、名氣皆毋庸置疑。《這就是街舞》第一期,他和馮正、石頭等三位元老組成“吹拉彈唱組合”,讓街舞變得更喜感,燃炸了同行和網絡。據悉,這個表演形式在后續節目里還會出現。

  即使被當作冠軍人選,阿牙也保持平常心,“我不太在意這個,更愿意把它當成綜藝節目來看,不介意早一點被淘汰,但心態不會影響我的投入度,節目尊重舞者和街舞文化,我是認可的”。據透露,進入淘汰賽的至少有6位廣東舞者,他們心里都憋著一股勁,且都有走到最后的實力,結果就看運氣了。

  阿牙出自SpeedCrew,去年獨立出來成立工作室,能按照自己的思路培養后備人才,“街舞真正打開了中國男性舞蹈的大門,最關鍵要保持初心和原汁原味,(街舞的)初衷就是玩,千萬別跑偏了,我們要吃飯,但別迷失在商業洪流里,幸運的是,全國現在的操盤者都是最早一批跳街舞的人,我會尋求平衡,把這么多年學過來的東西簡化,適合孩子慢慢接觸”。

  對于中國街舞的未來,他持樂觀態度,“會越來越好,我去過世界上很多地方,在這方面的整體發展都不如中國,好比在一塊肥沃的土地種下一顆很好的種子,(街舞)潛力無窮”。他尤其看好廣州,“所有外國大師都覺得廣州街舞氛圍是全中國最好的,很和諧,這就是文化的傳承,大家互幫互助、擰成一股繩”。

  廣州街舞威水史:創下多個全國第一

  街舞火熱不只體現在節目上,市場空間同樣廣闊。它和芭蕾舞一樣,早已被納入中國舞協的管理范圍,被定調為健康向上的大眾文化。培訓機構遍地開花,最多的在全國有100多家連鎖店。專業層面上,街舞贏得諸多肯定,作品榮膺中國舞蹈荷花獎,登陸央視春晚、國家大劇院、人民大會堂演出,北京舞蹈學院專門設立街舞研究中心。

  《這就是街舞》節目組提到的“中國舞協街舞委員會”,鄭峰(人稱鋒爺)擔任副主任。他是廣州最早一批街舞舞者,于1998年在廣州師范學院(廣州大學)創辦著名街舞團體——SpeedCrew,距今21年,并在海珠區的扶持下不斷發展,憑借代表中國拿到首個世界街舞冠軍等驕人戰績奠定了當今中國一線舞團的地位。

  從SpeedCrew走出的人才在全國開枝散葉,鄭峰則轉型為活躍在廣州的街舞文化推廣者,開展街舞考級、培訓、公益、進校園等。

  自2012年開始,廣州開展舉辦廣州街舞文化節。2018年,在中國舞協支持下,升級為“我們的生活”中國(廣州)潮流文化周,已連續舉辦七屆,每年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舞者參賽和演出,累計吸引年輕街舞愛好者和民眾超百萬人次。今后主辦方計劃推出原創街舞作品展,致力于發掘全國具有頂尖街舞藝術編創水平的作品,爭取打造成為一場青年文化潮流盛會。

  “廣州、北京、上海、鄭州、武漢,學街舞的人首選這幾個城市。”鄭峰認為,廣州是中國街舞的見證者和引領者之一,將來會越走越快,舞者能力超群、影響力廣泛,擁有偏爵士的風格,悉數參與重要賽事,例如阿牙和冰冰在2010年參加世界級街舞大賽Juste Debout,獲得首個屬于中國的街舞世界冠軍,從此一鳴驚人,“無論用什么方式,大家都在一起努力、健康地推廣街舞文化”。他同時指出,廣州現階段亟須造就更多出色的舞者。

  粗略統計顯示,廣東的街舞從業人員超過十萬,廣州力量堪稱首位。鄭鋒坦言這與各級政府重視有關,“比如考級只是一個工具,就看你怎么去用它,但這會讓父母產生信任感,改變了跳街舞是‘不務正業’的誤解,有利于在青少年中普及”。仍有一部分父母不太理解街舞,他就此表示:“現在90后、00后個性張揚,你與其禁錮,不如設定底線,讓孩子自由發展,街舞是健康陽光的,父母應該放心”。

  記者實地探訪:街舞在廣州極具人氣

  上述業內人士分析,相比其他文藝門類,街舞的自由、節奏感與釋放天性相吻合,入門門檻低,沒有年齡限制,容易獲得小朋友青睞,“你以前學了中國舞,再學街舞都沒問題”。但如果學習者希望學有所成,除了出眾天賦和長期練習,并無捷徑可走。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探訪了廣州三家主題不同的線下街舞培訓機構。在這些地方,小朋友、青少年和白領在跟著名師學習不同種類的街舞,有人是擁抱流行的生活態度,有人希望借此宣泄壓力,有人寄望以此為職業,街舞文化席卷廣州的態勢可見一斑。頂級廠牌Speed開辦的“極速街舞”粵海仰忠匯店,主題為“keep jazz style”,教授內容專業。當晚有20余位年輕人跟著老師IVAN練習爵士。負責人“小鬼”告訴記者,來這里學習的人一般來自于藝術、工程、醫學等各個領域,都是利用晚上和工余時間,多數想在主業之外發展一門愛好。

  據了解,每個小時150元左右的課時費都是學習者自我解決,正在華南農業大學主修視覺傳達的大四學生川明就是其中一位。他已經學了近兩年,父母很支持他學習爵士街舞,“爸媽覺得我開心就好,現在的社會都很開明。我自己是畫畫的,原來比較內向,跳這個改變了我的性格,讓我懂得如何表現自己,提升了社交技能,隨便在朋友面前來一段即興表演就能增加別人對我的好感,它能讓我更自如地表達情緒”。

  事實上,川明不但會跳給父母看,還會在小區里教小朋友。他也是學校街舞社團成員,盡管社團考核標準越來越嚴格,但人數逐年遞增,今年已經有80人了,他在外面學好以后能回校教師弟師妹。

  位于地王廣場的街舞課室主打練習popping,每周末的晚上是人氣高峰期,能吸引200人以上。5月21日晚,來自日本的世界冠軍舞者Acky老師正在教授震感舞,動作很細致。負責人介紹說,今年已經有多位國際頂級舞者來廣州上大師課了,“本身我們廠牌導師就很資深,加上國際化的交流機會,老師陣容是一個很大的亮點,學習者的數量都有不錯的增長”。

(責編:kita)

新浪娛樂公眾號
新浪娛樂公眾號

更多娛樂八卦、明星獨家視頻、音頻,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entertainment)

娛樂看點

高清美圖